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租房攻略

2018年资本造系时代渐行渐远金融新时代

2019年02月03日 栏目:租房攻略

2018年 资本造系时代渐行渐远 金融新时代清风徐来一个国家,如果仅仅靠“玩钱”的金融,是注定不会成为大国和强国的。当年一颗郁金香球茎,

2018年 资本造系时代渐行渐远 金融新时代清风徐来

一个国家,如果仅仅靠“玩钱”的金融,是注定不会成为大国和强国的。当年一颗郁金香球茎,让荷兰从发达的资本大国永久性衰落至今。一个国家,只有实体经济的扎实稳健发展,才可能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、有底气的、有内涵的大国和强国。在这个意义上,请向我们祖国那些真正伟大的企业家们、实业家们致敬!

在财经的世界里,永远都是大腕们的舞台。不管大腕们演出的是喜剧、悲剧,还是恶作剧;抑或是正剧、丑剧,还是滑稽剧。总之,舞台都是为他们设计的,或者是他们自己精心为自己设计的。吃瓜群众虽然看得如痴如醉、看得惊心动魄,但是,热闹始终是大腕们自己的

2018年资本造系时代渐行渐远金融新时代

贾跃亭是属于精心为自己设计舞台的那种大腕。可是,在整个2017年,贾跃亭却被动或者被迫成为表演贯穿全年的超级明星。他携乐视(300104)从头演到尾,既惊心动魄,也滑稽可叹。幸好年尾传来了一个法拉第未来融资15亿美元的消息,让观众们悬着的心稍微落了地,否则,他可就是不折不扣的魔幻和魔术表演家了。

2018年春节刚过、开工在即,财经舞台的画风陡然变了。近两天,触及人们神经末梢的消息无疑有两个:一个是安邦集团被接管和吴小晖被公诉;另一个是吉利控股李书福90亿美元拿下奔驰母公司近10%的股份,成为最大股东。有一个在琼州海峡对岸昼夜排队等候渡海的烦躁的旅人朋友发来:幸好可以在上刷吴小晖而焦躁稍减。

对于安邦集团和吴小晖的,我一点也不觉得惊奇。这个一直因为种种离奇收购而争议不断的庞大金融帝国,其魔术般的股权架构和魔幻般的金融资本技法,以及其在全球舞台上的忘情表演,当年的德隆系们应该是深深地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自从我研究和踏入资本市场26年来,看了太多的诸如德隆系、吕梁系、汉龙系、明天系……加上现今诸如所谓的乐视系安邦系……如此等等多如牛毛的系,总之,不管这样系那样系,横着系竖着系,实质上,系系都是“戏”。只要是被命名为所谓“系”的,我都知道,那其实都是“戏”。

这个所谓的“戏”,有两个层面:一个是大腕们的“金融游戏”或者“资本游戏”,一个是大腕们在各种舞台的“倾情演戏”。想想2015年2月4日吴小晖在哈佛大学的“演戏”可谓登峰造极。

一个正常人都知道的规律是:戏总有落幕的时候,因此,既然系系都是“戏”,那不论大腕们的表演如何魔术和魔幻,戏总有收场的时候。这个道理很简单,戏,那都是做戏做出来的,是虚幻的,是不真实的。更何况,既然是演戏做戏,那就还有太多虚假和表演的成分,当不得真,经不起时代的考验和检验,落幕就是必然的。所以,这就是我对安邦集团和吴小晖的一点都不感到惊奇的原因。

一个财经界朋友在其朋友圈中写到: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”。其实,虽然我对这种幸灾乐祸的情绪深深地不以为然,但是,我一直以来最鄙视这类金融大腕和这类所谓“系”们玩弄的金融游戏,这种厌恶情绪历久以来一直非常强烈。往往对“系”们显示出一种极度鄙夷的神色来。

这倒不是所谓的“酸葡萄”心理,更不是羡慕他们的风光人生。因为,我20多年以来的很多金融评论文章中,我都在反复阐述一个观点:金融,从它诞生的起因和诞生以来的历程,就证明其主要的使命就是为生产服务的,就是为产业服务的,就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。现代的金融和资本市场,服务实体经济不仅是其本来的使命,而且只有在实体经济充分发展中,金融才会获得发展的条件、发展的土壤和发展的机遇。

但是,从古今中外的金融历史来看,金融和资本当初从社会生产的发展需求中诞生以后,由于追逐高额利润的巨大动机,往往脱离实体经济而独自拔腿狂奔。300多年前的英国南海股票泡沫事件和荷兰的郁金香泡沫惨剧,虽然已经极度悲惨,但那也仅仅是金融和资本疯狂的最初始表演。

当现代的金融产品被经过层层虚拟和复杂设计后,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产生的灾难,犹如10级地震引发的印尼海啸,破坏力至今令人胆寒。不论300年前还是300年后,金融危机的本质其实都惊人相似:2008年引发美国金融危机的次级房贷,不就是现代版的荷兰“郁金香球茎”吗?